让投资变得更简单 首页 >同顺号 > 股票名家视点 > 正文

第一代股民钟文:走出慢牛有3变量 关注上升通道ST股

2017-11-14 14:57:16 来源:
收藏(0)
  • 利空
  • 利空
  • 中性
  • 利好
  • 利好
意见反馈

  关注上升通道的ST股

  江涛:乐趣投资下午茶,4点一起来喝茶,欢迎各位收看第154期乐趣投资下午茶节目。我是主持人江涛,我们请来的是节目的老朋友钟文先生。钟文有两个月没上节目了,在上个节目里,我们当时的题目是《第一代中国股民钟文:现在是播种ST的好时候,国家队和社保都在其中》(点击阅读:第一代中国股民钟文:现在是播种ST股的好时候 国家队和社保也在其中。)您这两个月在忙什么?是不是在忙着播种ST?

  钟文:这两个月我是看出一点机会来,准备在这里打一场平型关战役。

  江涛:什么样的一个机会?

  钟文:因为每年的年底就是ST股到了生死边缘,退市与否现在其实基本上已经定了。就这么说吧,图表能反映一切。已经走出上升通道的ST,就证明它基本没问题。如果现在还走下降通道,或者趴在那不动的ST,那咱们就远离它。

  大盘走出慢牛有三个变量

  江涛:看我们节目的老朋友知道,钟文上节目比较早,他今年很早的时候曾经有一个3600点的赌注,当然也是半开玩笑。他说如果今年年底大盘能收在3600点的话,他要请大家吃饭。在9月份做节目的时候,他说(输的)概率可能到50%,自己有可能年底会请大家吃饭。那现在两个月过去了,我们看盘面,虽然最近上证指数连续五连阳,但基本上还是在3400点附近波动。你认为年底到3600点的概率现在有多高?

  钟文:跟我刚开始要赌这个赌注时候的情景基本上差不多,就是20%的概率能往上冲。

  江涛:你认为年底可能还是你继续会赢。那为什么现在认为自己赢的概率又加大了呢?

  钟文:因为上一次猛然突破3400点以后,给人的感觉有点往上冲。但是现在看,这么长时间一个多月了也没冲到哪儿去,是吧?

  江涛:(笑)我觉得可能看着指数波动不大,但个股的表现还是不一样。也有统计说今年是史上最残酷的一轮慢牛,真正上涨的股票家数和真正下跌的股票家数两者之间是非常大的一个反差,大多数的股票应该在下降通道里面,我估计对ST股来说,可能这方面的情况更鲜明。所以如果不看大盘看个股,您觉得年底的个股机会还都会在哪里?

  钟文:先说说大盘吧。大盘如果要按过去的走势,在一轮全民参与的牛市后,一般会有5-8年的休市。也就是说,从5178点创完新高之后,打到的第一个低点2638点,反弹后还会重新考验2638点,甚至会把它击穿。这是过去的经验。

  但为什么现在股指稳稳地走在这个上升通道中?我仔细想了想,认为有3个变量。

  江涛:是哪3个变量?

  钟文:第一个是国家队的加入,这是过去没有的,这是第一个变量,它的体量非常大。过去咱们经常提到过国家队的事,这次就不耽误大家时间了。第二个变量是洋枪队,鬼子们来了。过去这个股市踢的是甲A,现在已经等于进了世界杯。

  江涛:现在外国投资者应该还没有完全进到中国A股吧?因为明年6月明晟指数才开始正式纳入A股。虽然现在QFII陆陆续续、慢慢进入中国股市,但是真正的外国投资者可能以后的队伍会越来越庞大。包括这两天中美外交方面的谈判,也是说会把外国的机构投资者投资证券公司的比例限制要放宽到51%,在金融准入方面应该会更宽松。

  钟文:现在已经踢进世界杯了。而股市的特点就是提前反应,就是超预期。并不是要真怎么样,而是预期怎么样。

  江涛:所以现在预期外资的进入力度会越来越大。实际上从深港通、沪港通开通之后,北上的资金比例也是在增加的。

  部分迹象房地产资金正在慢慢回流股市

  钟文:第三个变量就是向房地产流动的资本已经回流了。

  江涛:你是怎么观察到的?

  钟文:我有一个做房地产的朋友,专门给房地产放贷。过去这些年,他过得很滋润,生意很好。头一段时间专门给我打电话问,说他发现他们的贷款有点问题。我说怎么了?这么多年不是都没问题吗?他说这回有点不同。他问我是不是钱已经流到股市了。

  我感觉房地产这个资本已经在慢慢地、悄悄地、一点一点地往(股市)里流,现在还不明显。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会越来越明显。

  江涛:像你这个朋友他已经感受到这里面有些不一样的地方了,是吧?今年跟往年都不一样。

  钟文:不光是他,我也专门去了一次北京燕郊地区,这里是(对房价)最敏感的地方。我专门去找燕郊的一线房产销售,跟他好好聊了聊。他说在燕郊这地方,高点在3万4一平米,现在跌到2万1、2万2。

  江涛:啊,跌幅有这么大吗?

  钟文:是。如果你要着急卖,2.1万还真是没人接,1.8万多可能卖得出去。我说持续了多长时间?他说很久了。我就问他你预期后边怎么样?他说现在看不出丝毫要起的意思。

  江涛:从燕郊买房子来看,可能购房人的数量下降了很多,房子就处在一个有价无市的状态。

  钟文:它是这样的。因为历史上我从最早开始,参加过炒邮票、炒国库券,炒外汇券,后来炒牡丹鹦鹉、炒君子兰、炒房子。这些炒作有个共同的规律,就是只要是全民参与,一定是完蛋的。

  像这回的房地产,我身边所有的人要没有两套房子你都不好意思说,好像是买房就光荣。包括我有一个二手车公司,做倒车的一个外地小伙子咬着后槽牙,靠着倒车这点微薄的收入买了五套房。

  江涛:在北京买了五套房?

  钟文:北京周边,利用杠杆买了五套。我一听这个信,赶紧就跟他说:兄弟啊,这个钱可不是那么好挣的。我劝他你赶紧卖两套吧。要是房子往下崩,你可受不了。

  江涛:他是什么时候买了五套房?

  钟文:陆陆续续的。这野心都是一步一步建立起来的,刚开始买一套赚钱了,买第二套又赚钱了再买第三套,就这样一步一步发展起来。我问他你为什么不卖啊?他说后面还有一波呢,我听着怎么那么耳熟呢。

  江涛:这就是所有炒作的一个共性啊。

  钟文:对,共性,最后崩盘的时候都是因为这个。

  江涛:就是击鼓传花,希望最后还有人来接棒。

  钟文:他以为后面会还有一波。

  江涛:你真是善于从生活中来观察这些现象。前两天我跟张翼翔做节目的时候,他也说到包括最近房地产信托基金的推出、包括财政部部长肖捷提到房地产税征收原则,所以从这些迹象来看的话,应该也就意味着整个房地产政策风向发生了一个比较大的改变。

  钟文:您说的是表象,本质是世上没有只涨不跌的东西,也没有只跌不涨的东西。

  江涛:这话我觉得到什么时候说都是有道理的,但问题就是时间点。比如唱空房市的人一直非常多。

  钟文:我是1983年、1984年开始工作,记得从1989年我们家买的第一套房开始,就一直在涨,涨了几十年。

  江涛:不过真正房价涨是在1998年房改政策出来之后,有了商品房后,它的涨价会比较明显。

  钟文:这里边有个具体的案例。我的儿子现在上大二,儿子问我:爸,未来我工作了,就是每个月挣一万或者两万,要多少年以后我才能买一套房啊?

  这事就一直印在我脑子里,就算你不吃不喝,每个月能攒1万,一年算你攒12万,10年攒120万。而北京是套房就在五六百万,每一套房都跟文物似的价值。所以,将来为了消化这一块,只能用两个办法:一个是收入还要提高。挣2万少了,挣5万合适。第二个是房价下跌。我估计这两步会同时发展。

  是否可以与机构投资者共舞

  江涛:我们还是说回股市。刚刚你提到这三个变量——国家队、外资、房地产的风向发生了变化,这的确是现在市场跟往年不太一样的地方。因为不同的机构投资者参与市场,他的投资风格和投资偏好也都不一样,所以这也可能给现在的市场带来一些风格上面的变化。您注意到有哪些变化吗?

  钟文:现在大盘按照这个通道往下走,能走到哪,取决于这三个变量的变化。世上任何东西你要不托着它(就会往下掉),因为地心引力是往下走的。但是,现在这三个变量托着股指往上一步一步走,只要这三个变量在,股指就会按照这个通道一步一步走下去。

  具体走到哪,要看变量的变化,谁也不知道。也可能明年、后年,也可能未来的五年、十年都这么走下去。

  江涛:为什么这些力量加进来之后,让股指的变化波动没有那么大,都是在一个小幅的慢牛通道里面呢?

  钟文:每个投资者要看看自己在这个股市里面是什么体量的。我是青岛海边的人,我们在海边洗澡的时候,最多就是拿一个游泳圈,但是国家队是什么体量?相当于一个航母舰队。

  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包括私募、公募,要跟国家队比起来,那就什么都不是了。还有我刚刚说的这两个变量,来了哪个都是大块头。

  江涛:那对于散户来说,是不是应该跟着机构的脚步,跟着它们的风向来投资?你要是跟它做对手,就像你说的,可能就是游泳圈和航空母舰的较量。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既然有大块头进到市场,我们是不是就跟着它们一起共舞呢?

  钟文:您刚才提的就是跟着它行不行,我说行,也说不行。

  股市实际上就是分3个阶段,初级阶段、中级阶段、高级阶段。每个投资者来股市,实际上是兵、将、帅三位一体的。怎么三位一体呢?你既要有扎实的基本功、基本技能,还要有根据市场变而变的灵活的指挥艺术。第三,还要达到帅那级,要有宏观的头脑,宏观的视野,宏观的把控能力。这三位是一体的。

  普通投资者应当做到兵将帅一体

  江涛:嗯,这对普通投资者是一个比较高的要求,但应该也算是一个基本要求,否则的话,在这样的一个战场里面,你可能只能过来投降了。

  钟文:所以说普通投资者需要做的是一个自身的建设。这里面需要时间,要金钱,需要精力。我算了算,一个普通投资者从羊变成狼这个过程,要做一个投资者的蜕变,就需要有三条命。

  这三条命怎么来的?举个例。我刚开始挣了很多钱,拿出可以动用的钱到股市来,全部赔干净,然后我又回二手车市场好好干。干了几年后,又挣了很多钱到股市来,再交干净。这回是第三次来,这回就交不回去了。这个不光是我一个典型,实际上我接触的很多人最后基本上都按这个路径来的。

  江涛:你这三条命是对应的兵、将、帅这三个方面吗?你的第一条命如果是小兵,可能来到市场的时候有很多钱,但你也是要来交学费的。交完学费以后,如果还能活着回来,就到了将的阶段,可能看问题的角度考虑更高一点了。但是可能在这个时候,你还有可能要在这里面摔跟头,那么等到你第三次回来的时候,成了兵将帅一体的角色时,你相对来说就能在市场活得更久一点。

  钟文:是这样,你只有经过这些洗礼,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江涛:才能真正做到反人性啊。

  钟文:对,这个是需要时间的,这个需要悟。

  没有投入就没有产出

  江涛:我觉得一个方面需要自己去悟,另一方面也需要有你这样有经验的人,来跟大家分享,因为有的时候你走过的弯路,(分享出来后),别人能少走一点。但是该走的弯路还是免不了的。

  刚刚说到那三点力量,我觉得还有一股力量值得关注,就是类401K,中国的养老投资产品。这也是最近的一个新闻,中国可能要计划提供类似于美国401K计划的养老投资产品,可以来平抑股市的波动。而且目前中国散户投资者占了中国股市交易量的80%,但如果这些大的机构真正不断入市,有这么多航母入市,可能这种大起大落波动的市场就很难见到了。

  说到对市场的判断,说到市场的变量发生变化,在最后是不是把你对ST的研究再跟大家分享?

  钟文:其实做股票说难非常非常难,说简单也极为简单。股票的价格是怎么来的?我查资料后,发现1776年有一哥们亚当斯密写了一本书《国富论》,人家就说了股票的价格取决于未来的利润。

  你说,从北京我呆的地方到英国跨这一万多公里,这时间段又过了200多年,人家说出来这话到现在为止你听着还都是真理,它就是这样。

  所以,做股票怎么简单?就是你在价格便宜的时候买,在高位卖给人家。但是怎么个便宜法啊?我天天围着股市都会浏览一圈,就跟狼似的围着领地转一圈。巡逻一圈,看看最低价股都是怎么样的、ST股里面的低价股都什么样。因为我只对低价股有兴趣,对高价股没有兴趣。

  江涛:嗯。可能也是一个老股民在市场里担惊受怕了,对于高价股是比较恐慌的,但是对于抄底是比较喜欢的。

  钟文:还有一个,你不投入就没有产出。你看我的爱好就是喜欢股市,每天的走势图,在我眼睛里都跟俄罗斯的芭蕾剧团跳天鹅湖是一样一样的。每天晚上回到家,我最大的娱乐就是复盘,看各种变化,就感觉我跟林志玲在一起喝咖啡。所以说,投入与产出是成正比的。

  江涛:但我觉得你这个状态在赚钱的状况下有这个心情,在赔钱的状况下,我估计你会痛苦得悔不当初了。

  钟文:那是过去。过去就是在头两条命的时候确实是想不开,我曾经夜里2点到立交桥上溜达,对生活失去了信心。但是走过那一段以后就好了,现在赔了钱也都认为是正常,因为是市场正常的波动。

  江涛:对,你要接受亏损才能正视它。如果拒绝亏损,你可能越排斥它,反倒越不能真正去汲取教训。

  钟文:嗯,从别人身上汲取经验当然成本很便宜,但是印象不会那么深,不够那么刻骨铭心,别说举一反三,就是举三都反不了一。而自己身上基本上吃那么三次亏,就能记住一次教训了。

  江涛:这让我想起来上周三访谈杨天南(点击阅读:基金经理杨天南:投资最难的事情就是忍耐和等待 现在可能是比20年前更好的投资时机),他是金石致远的CEO,到现在也有20多年的投资经验,做过美股。他从2007年开始写专栏,到现在写了126个月,专栏展示的账户应该10年半有10倍,从100万的本金突破到1000万。他自己就说这不是他一个人的胜利,而是一代人的骄傲。一代人其实就是指你们这一代人。

  他自己也回过头来看,20年前和他在一起的好多人都不见了,真正留到现在的就是像你们这样有20多年投资经验的人。不管怎么样,能活到现在都是所谓的王者了。

  钟文:谈不上,就是一个普通的参与者。

  江涛:但是已经有三条命捡回来了。

  钟文:(笑)您说的那期我还专门看了,当然人家水平很高。但是他跟我们不一样,他多少有说的成分。他要是在军队里头,属于是参谋(笑)。

  有价值的ST股还在建仓期

  江涛:人家也是打仗的(笑)。不过没关系,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投资道路,每个人有他自己的投资思考。我觉得你也有你的思考,比如你会对低价股比较偏好,尤其到了年末的时候,你会认为ST股比较有机会。

  我也统计了一下,今年以来,ST股到现在可能涨得最高的就是ST华菱,大约37%,亏损的ST股数量比较多。整体来说,今年ST股如果有个指数的话,肯定是远远跑输大盘的。

  钟文:现在ST股属于建仓进入期,没到爆发期。你拿一个病人跟一个正常人比、跟运动员比没有可比性。

  江涛:(笑)那我觉得在同样跑步的情况下,我还是相信运动员的爆发力,因为病人总是病恹恹地,很难爆发。

  钟文:那说明您这个是散户思维。散户思维就跟谈恋爱似的,都喜欢对方光鲜的一面,都喜欢已经进入爆发期的股票,今天买完过两天就挣钱,不光是能涨,而且是马上涨的股票,对吧?

  江涛:对,买完ST股以后,它会半天不涨。其实这也是杨天南说的投资里面最难的事情就是忍耐和等待,尤其是这种忍耐,的确像你说的,普通人可能是忍受不了这种下跌的痛苦。

  钟文:对。我过去说过,我干的活就是在痛苦中买,在快乐中卖。

  江涛:所以你已经习惯这种痛苦的买入了(笑)。

  钟文:所以我都习惯了。别人都说你怎么买了股票就跌啊?我说是是是,极少有买了就能涨的股票,基本上买了100次,(能涨的)不会超过15次。

  江涛:在节目最后,你有什么想来跟大家分享?

  钟文:还是上回那句话,把握住年底这个机会。

  江涛:好,反正ST在你看来是一个建仓的机会,但是我觉得在里面的风险还是比较大。因为它的不确定性是非常大的,我们还是需要做好功课。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sgy

数据中心

股票名称 股价 涨跌幅 净额(亿)
鑫茂科技 5.61 -7.27% 2.03
东方航空 7.44 2.90% 2.02
双鹭药业 37.14 8.91% 1.90
汇顶科技 132.90 8.61% 1.45
长缆科技 55.95 1.07% 1.41
上海贝岭 14.91 5.82% 1.38
鹏欣资源 9.81 8.76% 1.19
雅化集团 16.24 5.46% 1.14
扫描添加 同花顺财经官方微信号
扫描添加 手机同花顺财经
扫描添加 专业炒股利器
扫描添加 同花顺爱基金
分时 最新: -- --

+自选 资金流向 个股资料 诊股

收益宝·活期

--%

7日年化收益率

详情

理财宝·短期

--%

7日年化收益率

详情